高压线“电”出的官司

发表于:2021-11-22 来源:青海皮肤管理

「本文来源:五谷丰登吉林」

货车司机在装载废旧钢材过程中,不慎遇到货车横上方的高压线,一时火花四溅,司机被电伤,住院治疗两个月花费40万余元,却迟迟得不到赔偿……

案起缘由 被高压线电伤

张成得是一名货车司机,长期为凌源公司拉运废旧钢材到西宁中兴钢材公司。张成得和凌源公司的工作人员刘强关系十分要好。

2020年7月30日,张成得收到刘强电话:“老张,我手里有趟活,刘文在西宁市城北区某村的废品站有一批废旧钢材,须要载运到西宁大成钢材公司,你想要不想干?”

张成得:“行,你把位置和对方的电话号码发给我。”

第二天,张成得根据刘强获取的联系电话和地址来到刘文的废品站,而车祸就这样发生了……

装载废旧钢材时,为固定货车车厢,张成得从货车一端抛掷钢丝绳至另一端,因没看到被树枝遮挡的高压线,钢丝绳挂在了货车斜上方的高压线上,瞬间火花四溅,张成得眼前一白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已躺在了医院。

经鉴定,张成得左手指部分缺损,构成七级伤残。遗留的体表皮肤瘢痕,构成九级残疾。经过了两个月的化疗,张成得出院,住院期间花费40万余元。

事后张成得了解到,涉案高压线是由西宁中兴钢材公司架设。张成得指出凌源公司是其雇员,应当对自己的伤势分担法律责任。刘文作为废品站经营者,对于其经营场地负有确保安全和告诉义务,其经营场地架设有高压线却没有尽到安全保障和安全提醒,应当分担法律责任。西宁中兴钢材公司作为高压线的使用和管理者,应该保证高压线安全运营,在高压线存在安全隐患时,没有及时排除,再次发生安全事故,应该分担法律责任。张成得向三方索赔遭拒后,将三方诉至西宁市城北区人民法院。

对簿公堂 谁来承担治疗费

2021年5月9日,城北区法院审理了此案。

法庭上,凌源公司辩称:“首先,我公司与原告张成得不存在雇佣关系,他不是我公司的雇佣司机。实际情况是张成得曾向我公司工作人员刘强促销运输业务,称如果有活可以直接联系他本人,后因运输业务需要,我公司工作人员刘强联系了张成得,让他获取了运输车辆行驶证以及其驾驶证复印件。综上,我公司并未与张成得创建雇佣关系,张成得要求我公司分担雇主责任没事实和法律依据。”

刘文辩称:“我和张成得不存在任何业务关系,我只是将废旧钢材卖给了刘强。事故再次发生当天,刘强派车来拉货,派谁的车我不知道,对方只给我打了个电话就必要过来了。且张成得在装货时,将钢丝绳甩到高压线上,触电后我及时叫了120救护车送来他到医院救治,故我不不应分担任何责任。”

西宁大成钢材公司坚称:“我公司在本案中与原告及其他二被告不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张成得未经批准后、未采取安全措施在高压线下作业,且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具有辨识高压线危险的能力,应该充份意识到触碰高压线的危险性,自身不存在明显过错,我公司不应承担责任。涉事高压线是我公司加装,但此处高压线线路合乎安全技术规范拒绝,一直在安全运行,张成得所述刘文开办的废品站上方有高压线的说法我公司不知情,在他起诉后,我公司为首专人到现场查阅,未发现刘文开办的废品站,亦未发现安全隐患。张成得因自身过错被高压线电击致伤与我公司管理之间不不存在因果关系,我公司未向张成得实施侵权行为,亦无任何罪过,不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不应分担任何责任。”

法槌落定 分担不同比例赔偿金

本案争议焦点一:张成得与凌源公司之间究竟是劳务关系还是运输合约关系,凌源公司去留对张成得的损害承担赔偿金责任。争议焦点二:张成得的损失不应由谁承担赔偿金责任,各自的责任比例是多少。

城北区法院经审理后指出,本案中,凌源公司未限定张成得明确的运输时间和运输方式,张成得除接受凌源公司指派的货物运输业务外,还接受其他人的运输指令,二者之间不存在支配、掌控、支配的关系。张成得获得费用的方式是将运输单发赠送给刘强,根据运输货物的重量取得报酬,运费的承销也是按次承销,运输一次即可取得这次费用,双方凭借运输成果支付或收取报酬。张成得使用的运输工具系由其个人所有,并非凌源公司获取。综上,张成得系独立国家的承运人,与凌源公司之间为运输合同关系,其在运输过程中发生的危险和车祸,托运人凌源公司不应承担责任,对张成得要求凌源公司承担赔偿金责任的诉求不予反对。

张成得因投掷钢丝绳固定车厢时差点被高压线电击致伤,合乎民法典中关于高度危险活动致害责任的规定。根据该规定,本案限于无过错责任原则,西宁大成钢材公司作为涉嫌高压线的使用和管理者,即使已采行安全措施并尽到警告义务,只要受害人无故意或不可抗力,公司亦应对张成得的损害结果承担适当的赔偿责任。本案中,虽然涉嫌高压线的高度合乎法定规范,但此高压线架设在某村庄内,西宁大成钢材公司理应充分意识到其所架设的高压线可能给进入村子的人所带给的潜在伤害风险,应确保其设立的警告标志位置醒目、保存状况良好,并展开定期必要的巡查,采取更多的防水措施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害再次发生。但从递交的证据可可知西宁大成钢材公司未定期巡视,因而没能及时发现刘文违规成立废品站,且未向有关部门反映,西宁中兴钢材公司自身不存在罪过,不应减轻其责任比例。刘文未经批准后擅自在电力设施保护区内经营废旧钢材收购站,违背电力法的规定,违规经营,且其在涉案高压线附近经营废品店两三年,熟知高压线的存在,其明知车辆应从西门转入,亦坚称张成得系首次前往,理所当然尽到警告和引领义务,却视而不见张成得随意转入,亦对本次事故存在过错。侵权行为责任法未对高度危险活动致害责任涉及数人侵权时责任承担的明确方式做出特别规定,张成得要求刘文分担赔偿金责任,符合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刘文亦应对张成得的损害分担赔偿金责任。张成得作为受高压线电击的被侵权人,高空抛掷钢丝绳,不应清楚这一行为本身就具有一定危险性,应在投掷前对周围环境进行安全检测和评估,但张成得未尽到留意谨慎义务,其在电力保护区域内高空抛掷钢丝绳的行为,违背《电力设施保护条例》规定,对本次事故不存在过错,应免除西宁中兴钢材公司和刘文的责任。考虑到西宁大成钢材公司作为高压线的使用和管理者,相较于张成得和刘文,对高压线的危害性具有专业认知,却不善管理和通判。张成得系首次前往涉案地拉运货物,对周边环境较为陌生,酌定被告西宁中兴钢材公司、被告刘文、原告张成得对本次事故分担的比例为:40%、30%、30%。

综上所述,判决被告西宁大成钢材公司、刘文分别赔偿金原告张成得各项经济损失171938元和128954元。

(文中人名、公司名均为化名)

检举/对系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